第768章 时然死了(1 / 2)

沦陷之中,醉生梦死,似直上云霄,飘飘欲仙。

不知几时,她无力的伏在他胸膛上,慵懒的闭着眼睛,“阿野……”

“嗯?”

男人餍足的抱着她,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,唇角荡漾着浅笑。

“嗯……”

孟静薇鼻息间发出一道若有似无的声音,却没有话说,只想唤他的名字。

“乖,睡会儿。”

男人顺手从后排扯过一条毛毯,搭在孟静薇身上,哄小孩一样拍了拍她的背,安抚着她。

疲倦不堪的孟静薇真就靠在他怀中睡了一会儿。

以前的失眠症,自从遇见擎牧野之后就渐渐治愈了,不免让孟静薇觉得有些神奇。

……

澜城。

时然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公寓,直接去了浴室,打开了水泡了个澡。

想着在霍家卫生间发生的事情,只觉得无限耻辱涌上心疼,委屈的她落了泪。

就那样泡在浴缸里,不知过了多久,浴缸里的水都凉了,她恍然不知。

哭着哭着,人就累的睡着了。

另一边,唐肆做完之后见时然颓废伤心的样子,不免愧疚。

离开霍家,他只身一人去了酒吧买醉。

但不管喝了多少酒,他满脑子却都是时然委屈落泪的楚楚动人模样,他心里一阵烦躁,就拿起手机给时然打电话。

一通电话打过去,无人接听。

唐肆又打了一个电话,结果还是没人接听。

一连拨打了五六个电话,仍没有半点回应。

唐肆慌了,心疼咯噔一下子,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。

他端着面前的酒杯,将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,起身离开酒吧。

先是去了公司,没找到人,便又去了袁威母亲所在的医院,也没有时然。

最终,他去了时然的出租公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